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市场>经济评述
 
推荐:
字体选择:
 
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需奏响田园交响曲
日期:2020-12-31 10:41 作者:刘秀清 刘泓 来源:农民日报
 
下载文件:

  山水林田湖草美丽画卷、袅袅炊烟人影、阵阵蛙鼓蛐鸣……这是有生命、有生机、有生气的乡村的标签。乡村,是基于山水林田湖草自然生态系统、由人类与动植物构成的生命共同体。因此,乡村是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的统一体,既有自然属性,也有社会属性。仅有山水林田湖草等自然存在,虽然有生命,但缺少声音尤其是缺少人类活动的身影和声音,就不能叫乡村,只能叫荒野。在电视节目《荒野求生》中,英国冒险家贝尔·格里尔斯走进沙漠、沼泽、森林、峡谷等危险的野外境地,在极为恶劣的环境下,尝试脱离险境,设法寻找回到文明社会的路径。他用生动形象的电视节目向我们展示了荒野与乡村的本质差别——从荒野到乡村,必须有人类活动,必须有人类文明的积淀。声音则是人类活动、人类文明积淀和传承的标志和载体。

  声音中的乡愁,是最浓、最美的乡愁。常言道“父母在家就在”,有父母在的乡村,是记忆中最美的乡村,因为有他们的声音相伴:婴幼时,父母在,就有哄我们入眠的催眠曲在;年少时,父母在,就有上学路上的叮咛声在;成人离家时,父母在,就有遥望背影、喊儿女春节早回家的呼喊声在;功成名就时,父母在,就有注意身体、守法廉洁、奉献社会的叮嘱声在;失意时,父母在,盼游子早早把家还的召唤声随时在。记忆中的美好乡村,除了父母伴我们成长、成才和离家、归来的声音,还有爷爷奶奶、村中长辈集中给大家讲神话鬼怪故事的声音,穿梭在村庄的兄弟姊妹、孩提伙伴的嬉闹声,响彻村庄的鸡鸣狗吠牛叫鸟语声,劳动过程中的薅草锣鼓声,红白喜事中的乡村文化习俗和鞭炮声……记忆中的美好乡村,一定是有声的乡村。

  乡村之忧,一定程度上就是乡村“失声”之忧。在工业化、城镇化进程中,中国出现了大量空心村。有关数据显示,从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间,全国平均每天消失300个自然村落。空心村的出现和村庄的消失,致使大量原本有声有色、热闹祥和的村庄,开始变得悄无声息。从这个角度讲,无论是空心村,还是消失的村庄,其显著特征就是“失声”的村庄。因此,乡村之忧,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乡村“失声”之忧。第一,乡村“失声”,意味着常住村庄人口显著减少,其中必然伴随乡村人才等要素的流失;第二,乡村“失声”,意味着年复一年、季节轮换,村庄劳动力同步参与的乡村生产活动场景减少甚至消失,最终导致乡村空心化;第三,乡村“失声”,意味着原本丰富多彩和热闹的乡村生活变得单调,导致乡村习俗和文化无人参与、无人传承;第四,乡村“失声”,意味着大量新生村民虽然籍在村庄,成长却与村庄没多少关联;第五,乡村“失声”,意味着最浓、最美的乡愁失去最鲜活、最丰富的载体;第六,乡村“失声”,在部分村庄可能还意味着,因生态环境的破坏而带来蛙鼓蛐鸣等自然生命之声的阶段性消失。总之,乡村长久“失声”,最终将导致乡村文化断脉,这是乡村发展最大的隐忧。

 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需奏响田园交响曲。基于声音与乡村发展的密切关系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要善于把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二十字总要求,化到“有声”的具体行动中去,以此奏响乡村振兴的田园交响曲。为此,基石工程是要加速构建生产、生活和生态,即“三生”协调的乡村振兴大格局。一是重塑“有声”的新的乡村生产方式。以创新、因地制宜实施农村土地“三权”分置制度为突破口,夯实多元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乡村共同发展的制度基石,让未来的乡村既有传统农民的声音,也有城市社会资本和新型经营主体的声音,既要保留乡村畜禽的声音,也要有适应乡村规模化经营的农业机械的声音。二是营造“有声”的新的乡村生活氛围。以农村宅基地“三权”分置制度的创新实施和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为突破口,让乡村成为城乡融合发展趋势下,城市居民下乡生活、休闲、养生、创新、创业的新选择,让村庄生活主体变得多元,乡村文化变得更加丰富多彩,也让乡村特色文化在城乡文化融合、科技与文化融合、更多元主体的参与下得到更好传承。三是构建“有声”的新的乡村生态格局。以保护好乡村山水林田湖草为重点,让自然与社会相统一、城市与乡村相融合的未来乡村,变成人与自然和谐共生、“共声”的生命共同体,唱响有声有色的田园交响曲。

  用声音连接乡村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用声音串联起乡村生产、生态和生活,用声音为乡村经济社会发展增添活力,用声音记录乡村振兴的脚步……如此,乡村才有生气,才有希望和未来。

 
  相关链接
2020-12-30
2020-12-30
2020-12-30
2020-12-30
2020-12-30
2020-12-30
  最近浏览信息